渊晴

不定时产粮,辣鸡文/画手d(ŐдŐ๑)

双金/段子


  “金,别乱动。”他这样说,捏着金发少年的下巴,眉笔一点点擦刮过金的眉间。

     潋滟的是眉眼的红,他笑了笑,顶着金的疑惑的眼神,将自己的金色长发尽数都放在了背后。

蛮有意思的嘛。

     Gold冷淡的眉宇缓和了不少,华贵的两块蓝宝石笑意清浅,他很久都没这样做过,自从母亲走了后。

“是时候毁灭这个陷阱了。”Gold看了看窗外巨大的蓝月,手心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箭头,随后无数从地拔起的巨大的黑色矢量冲上天际,而他一转身便抱住了金。

       冲破幻境时,他附在金耳边低语:“我会来找你的!

天使爱上恶魔.
画的时候对帽子绝望,两个人画风为什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Σ(|||▽||| )
画渣岂图和太太换粮 ( ̄ε(# ̄)☆╰╮o( ̄▽ ̄///)【另外咸鱼产粮真痛苦,还是去看粮好(不_(:з」∠)_】

临摹(?)动画

用小蓝和小绿的画风画了一下小息,虽然可能不是很明显╮( ̄▽ ̄")╭ 是个摸鱼没错了

角色交换【1】

&没什么,满足自我脑洞&

“格瑞!”金发少年踩着矢量滑板向自己的面瘫发小,元气的声音十分有冲击力的差点把格瑞现己脆弱的耳膜造成严重创伤。
“停下,金。”格瑞转身一个烈斩就猛得插入地下,勉强稳住自己身体的平衡,他的肩膀还微微颤抖着。
“格瑞,格瑞,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己经降落在地上的金委屈道,然后跑到银发少年身旁,“你都不让我抱抱了。”
“……”
“不要嘛,不要嘛,”一屁股坐在地上的金手舞足蹈了起来,动作和表情都十分孩子气“亲一个嘛!”
“不要。”格瑞瘫着一张脸,紫罗兰色的眸子微微泛起了波澜,他正在抽烈斩的动作顿了一下。
“可恶,又是这样。”金看着格瑞的背影鼓起了腮帮子,负气的抱胸。
他摊开了紧握的手,白嫩的手心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矢量“那么我自己去玩了,才不带格瑞呢。”
说完后,他便捏碎了手中的矢量,一阵黑雾冒出,迅速将金发少年笼罩在其中,然后散去。
原地就没了金发少年,整个人都失去了踪影。
……
“大哥,他怎么处理?”黑发少年将自己帽檐往下扯了扯,墨蓝色如同水晶般剔透的眼瞳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自己的兄长,一手指着刚刚被天降陨石砸晕的矿工头领。
“卡米尔,当然放过他啊。”海盗头子金揉了揉鼻子,囧囧有神地看着地上躺着的黑发青年,刚刚差点被伦着雷神之锤的雷狮砸死的记忆到现在也让他这个粗神经的人记忆犹新。
“金老大,这样不好吧...”突然有人出声,柔软的嗓音似乎可以掐出水,阴影中走出了一位头上扎满了白色短辫的非主流少年,只见他毫不犹豫的脚踩在某个已经奄奄一息的人身上。
黑底橙瞳的眼眸带着淡淡的忧伤,他双手合十,柔软的唇瓣吐出话语“老大,这个人不能留啊。一看就是知道是坏人。”
“帕洛斯,你变了!”
金不由想吐槽一句,在这个游戏扮演中的NPC感觉和现实中一点都不像啊。

【双金】段子

  *日常段子,随便写的的,ooc,甜,金略攻【以上认真的吗】
  1
  “我劝你不要多做幻想了,你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少年的声线听起来元气中带着一丝冷淡,他俯视着白发少年,“金是我的,你给离金远一些。。”
  “你才是吧,”坐在下座的白发少年闻言抬眸,黑底红眼带着与生惧来的冰冷和戾气,他乖巧的歪了歪头,无数个黑色矢量箭头拨地而起。
  “那就让你看看,谁才是不入流的东西吧?!”
  “哥哥,黑金哥,”当金回来时看到周围的一片狼藉是懵逼的,甚至隐隐有点想吐血的冲动。
  “不要吵了嘛,大家明明都是好朋友啊,不是吗?”金右手一挥,俩个大的金色矢量箭头直接砸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2
  金发勇者很弱。
  俊美的魔王看着水晶球这样总结道,此时的他并不像外界传的一样外貌银发红瞳,看起来就个反派。
  反而相反,魔王其实真实面貌是被传说一直被神宠爱的金发碧眼。
  那么就让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一点儿吧。
  魔王咧嘴一笑,去找勇者去了。
  *未完,真脑洞【超无聊⊙ω⊙】,之后存脑洞大概都写这儿*

【双金】黑金的表白(1)

 瞎扯,听歌写的,歌词适合有写进去,极度ooc,私设很多注意,
     【正文】
    “我一直都在啊!”我搭着你的肩膀如此说道。
  只是你从未听到过,我的声音…
  ————
  从有意识开始,什么都看不清陷入黑暗中,有着模糊,由生具来的记忆。
  这样的状态,究竟维持了多久了呢?
  视线所视的尽是一片暗,直到那一刻,睁开眼,看到了不同的你。
  你是我所见到的第一个人。
  那一刻,我的世界都变了,变得旷然明亮了。
  我就站在你的心湖前,那片透明映着你,你的亲友,你的一切举动的湖。
  我就一个人一直站着,看着你。有时候一整天就这样看着,不断的重复着,一点点细微的情绪凝聚让原来孤独冰冷的心似乎就这样解冻了。
  我知道你喜欢在姐姐去挖矿的时候,一个人撑起包子脸,看窗外的云,一个人喃喃自语。
  如果有个人陪我玩就好了。
  我在啊。
  黑色的鸦羽落在你的手上,你便兴高采烈地跑出去抓鸟了。
  只是抓到,你又把鸟放了。
        只因生命何其可贵,在登格鲁这个星球上。
        你是善良的,是希望的花火。
  开始不断的向往你了,乱七八糟的情绪,没有无法触碰而减少。
  我们之间的羁绊一定会在未来不断加深吧,我很期待呢。
  如此阳光的你,像一束光照亮了身边的人,我也在看着呢。
  傻傻的,很可爱。
  昏睡时间越来越长了,自从你在那个白芦荟面前展现我的力量。
  其实中间还是有醒来过的,看着你的身姿慢慢从矮个子的孩子抽长到修长的少年状态,有些心慰呀。
  只是你还是没有到心湖旁,发现我呢。
  做的梦千篇百律,依稀记得有谁叫了我一声“阿金!”
  今天也依旧看着你。
  明明你是我的,不是吗?我愿意将力量分给你,因为我就是力量,我是你的呀。
  你本应学会接受我,而不是拒绝我,即使是为了他人。
  我看你被一头杂碎追着,身旁是个在旁边使用召唤兽的召唤师,你们俩人似乎都有狼狈。我低垂眼帘,再睁眼看到心湖所倒映的与你不同的猩红的一对眼瞳,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这样就对了呀!暴燥的戾气从我的心底漫延开来,面上不自觉扯出一个诡谲的微笑来,嘴角弧度越来越大,最后大笑了出来。
  我何必掩饰欲望,因为我就是欲望本身啊。
       
  我需要你,你也一定需要我。
  我曾经认为你的眼像蔚蓝柔软的天空,那么现在这片天空只属于我!
  我会做到的,金!
  我拽下了胸前的黑色矢量,毫不犹豫地用右手挤碎了它,看着它变成了光点。
  我俯下身,触碰着你的镜像。
————
@我很快乐,因为我是俞俞软糖!   感谢太太,借了太太的私设写了脑洞段子_(:з」∠)_。
最后文笔渣呀,想写第三人称,结果发现自己写不下去,大概表达无能吧,才第一人称(●—●)(ŐдŐ๑),感谢看完。
果然还是别人产的粮好吃啊。